ryo

我也觉得

每日穿搭手册:

克柔:

《旅行穿什么才好看3 --日本篇--》


这是我的旅行穿搭系列第三篇了!『日本篇』主要和大家分享和服体验+旅行穿搭准备思路+拍照姿态+拍照地点。

如果你觉得喜欢,又或者觉得某一点有用,那我就满足了~ 

subaru


   今天晚上又翻到了八团以前七人的照片截图。
   什么图都有。搞笑的、卡阔以的、卡哇伊的、八嘎型的。笑着笑着就哭出来了。
   从四月到九月。我一直站在支持他的这条路
上。
   但突然剥开种种光环,作为单纯一个追星的
人,我代表自己的内心,好想问他,真的非要退团
吗??真的到了非要走的地步不可了吗??那些回忆,那些一起走过的年月,真的,真的,真的很宝贵啊…就这么结束了吗。
   还有…粉丝怎么办啊…以前自私的我认为粉丝不应该绑架艺人的人生。但现在,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我欢笑着送走他,转过身哭得心肝破碎。你们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啊
   以前旁观所以总没有感触,但如今身处才深深地理解了什么叫作物是人非。那是集体照中
从此只有六人,那是再也听不到的放送边缘荤
段子,那是不会再出现的划水,那是再也听不到的声音,再也见不到的人。
   在夜深人静,在大脑角落,短暂的瞬间,我还会低微的祈求着不可能实现的梦:你能不能回来。

今晚的夜色真的好好啊,满天的星星。
看到星星会第一时间想起什么呢?
想到了 昴,然后才反应过来那是你的名字。这个名字真了不起啊,把整个星空都装进了你的世界。被繁星装饰的夜又似曾相识,似乎在你的眼里看过,仔细回忆起来我似乎都没怎么细看你的双眼,却能突然回忆起你眼里的光芒。
  这份光芒现在还在吗?
  终于离开的你,现在还好吗?
  昴啊。

  虽然我总和基友吐槽说不喜欢你/前男友,但我真的由衷希望这件事不要是真的。
  拜托了……不要是真的。

SHIBUTANI SUBARU 涉谷 昴

  怎么说呢……
  很少发呢

  这个家伙他是一阵风啊,自由的风。喜欢他不知收敛为何物的年少轻狂,也喜欢他如今岁月的沉淀眼里却依旧闪烁着少年的光芒。名字里带有星星的家伙。真的很向往他,想成为他那样的人想追随他的光芒。——四月十五日前的想法。
   七月七日的我也仍未有任何想法的改变。尽管他将离去,尽管他被骂丢下一堆烂摊子只顾自我。
  我爱八团,人生中第一个本命团。它对某些eighter来说意义甚至更大。但(就可能不负责任的)我的看法来说,八团很重要,但它不能捆绑一个人的一生。我们到底喜欢的是kanjani eight还是eito,正是因为有eito才有了八团。所以,就算他们真的最后一个个离开,对他们的支持绝不会改变。
  涉谷同学马上离开了,红担同学也即将毕业了。但又能怎么样呢,并不主张什么六加一,他走了就走了吧,不要再把他捆在以前,尽管也是同样的难受与舍不得。如果是真的祝福他,那么就真心希望这个家伙能在未来走好自己喜欢的路,我是这么想的。当然,我也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真的真的会一直一直,支持着他,拿出我从未对任何爱豆的决心。
  eighter们此时更应该团结不要再撕啦,从未想过eighter还会有互撕的一天。不是应该更应该相信他们,相信他们能再次走出八团的一条新的,更精彩的道路,在所有人认为这个团可能要完的时候支撑他们重新走向更高的台阶。作为追随者,仰慕者,粉丝,我能想到的大概就是这些把哈哈哈……
   那处不羁的红色依旧是我的光,希望他能走得更远,走得更高,成为他自己。装作帅气点说,只要那混蛋过得如偿所愿,这辈子不能见面就算了!
   
    当务之急是赶快存钱,以后买碟要买两份的了ƪ(・◞౪◟・)ʃ。

凉子酱RYOUKO:

分享一个ins大大发的sngk……
这个镜头的森内贵宽甜到让人窒息😭😭😭

安利给我老妈看了被我妈夸爆..她说这主唱眼睛怎么这么漂亮,这么好看...
我要死了...他真的太甜了……😭😭😭😭

【丸昴】Monica

EKanba:

睡前奇幻风小故事


—————————正文分界——————————————


那天的月色没有很好,云深雾重,看不见星星也没有月光。


那天的时候没有很好,午夜梦回,空着腹焦灼。


那天遇见的人也不是很好,只是偶然翻过了某个墙头,又和某个失眠的人不期而遇。


 


卷发的青年愣了片刻,蹲下身子冲他笑了,伸出手说:“你过来好不好?”


是他格子绒的睡衣看上去太过温暖,惹得涉谷抖掉了一身的露水,朝屋里走去。


于是青年抱起了一只流浪的猫。


 


---------------------


那是只黑色的猫,从头到尾挑不出一点杂毛,琉璃样的眼珠总是困倦的眯着。


那是个温软的人,从始至终看不出一点脾气,带着圆框的眼镜总读看不懂的书。


猫撕坏过他的沙发和毛衣,打碎过他的水杯和花瓶。青年从书里抬起头来,用一杯牛奶把猫诱走,转过身来收拾残局的时候也温温和和的笑。


在把沙发和毛衣补好,把水杯和花瓶清走之后。他抱起那只嘴角还沾着奶沫的猫,用总是沾着墨水味的手心顺他的毛,一遍又一遍,直到吃饱的猫又在他胸口陷入睡眠。




 ----------------------




那猫可能不仅是只猫,那人也可能不尽是好脾气。


青年总在夜深的时候失去了睡眠。睁着空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在被月光打扰之后,缓缓的爬起身去找他的猫。


他的猫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琉璃样的眼珠眯着,看见他走过来了,就冲他伸出来一双干干净净的手。


丸山把头埋在涉谷的睡衣里,闻着熟悉的沐浴露香气。


涉谷揉着他的头,在月光里一言不发的抱着他,直到睡眠的神又赐予他夜的安宁。


 




——————————


“什么时候走?”丸山从第一天开始就问他,好像知道他一定会走。他知道猫养不熟,生来就永远追逐着流浪,就想着要让这旅途上的一站尽可能的留他久一点,好让他走到终点之后,记着这中间还有个不错的地方。就像是吃完了一餐满汉全席,拿着餐巾整理仪容的时候,能回味起有那么一道菜是妥帖合意的,尽管那就只是一碗加了糖的热牛奶。


涉谷从杯子里抬起头,挑着眼睛看他的神色,它不知就什么时候化了人形,这会凑近了丸山,用一双大而精致的猫眼看着他


“你希望我走吗?”


“你迟早会走”


“……嗯,暂时不走。”


丸山于是起身,把他喝完了的杯子拿去水池,任由那猫霸占了自己的椅子和书,任由心里因为又一句缓刑生出点劫后余生的欢喜。


回来的时候那猫又是盖着书睡着了。


丸山小心的把它抱起来捧在怀里,轻轻顺着他脊背上流畅的毛发,在暖人的白日里想念起睡眠。




 ---------------------------------




熟悉的天花板在黑暗里有隐约而熟悉的轮廓,丸山在心里数着,在这漫长的中断里保持平缓的呼吸,直到又一次被沉稳的梦境拥抱。


涉谷躺在隔壁的枕头上,伸出手来,碰到了丸山颤抖着的睫毛。他尽量低沉的开口试探着问,声音又低又缓的划过,似沙漏里的沙。


“又醒了?”


他从丸山突然顿了一下的呼吸里得到了答案,在熟悉的黑暗里,翻了个身抱住失眠的人,施与他最温暖的安慰。在他心里丸山是委屈的,在合情合理的时间段得不到理所应当睡眠,就和向往着过山车的孩子到了游乐园却被告知自己身高不达标一个心情。


丸山理应对他的安慰表示感谢,于是他在浓重的黑暗里抬头看着丸山。直到丸山领悟过来,在他额头轻轻印下亲吻,用温暖的手梳理他的头发。


涉谷这就心满意足的低回头去,打着算盘想:好啦,小恩小债这就算清就行啦,再大一些的,等我走之前再跟他算,算完了,再自由自在的走。


丸山看着他黑色的头发融在夜里,几乎不见了踪影,却有那么点暖意是真凭实据。


好像在漆黑的夜里抓住了星。


好像在如墨的深海触上了地。


你可别那么快就走了,丸山想着闭上了眼,我得多不舍得。


 


---------------------------




受人恩惠总是得还的,不还,就像是凭空背上了一副枷锁,甩不脱解不掉,只有一笔一笔的还清楚了,才能逃得了这笔锥心的人情债。




 ——————————————————————




涉谷站在窗台前,看着这个患着失眠症的男人。


嘿,明天我得走了,我在你这都过了一年了,一只猫能有多少个一年啊。


是啊,按人算,一辈子都过去了好久了。


是啊,我得去别的地方走走。


嗯。


今晚是最后啦。


嗯。


涉谷在黑暗里摸索到了丸山的嘴唇,那是长夜里最炙热的温暖。


丸山扣着涉谷细瘦的腰冲撞,在他颈侧一片柔韧的汗湿里找到他的脉搏,用唇齿静静感受着,在长夜漫长的孤独里另一个鲜活地醒着的人。


 


————————————————




第二天涉谷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丸山家剩下的所有牛奶,可能是在报复丸山昨晚在他颈子上咬的重了些。


丸山看着空荡荡橱柜笑了。他总认为涉谷是多情又绝情的人,离开的时候也是不留念想的


却没想到,他来的时候了无牵挂,走的时候却如了他的愿,行囊满载。


丸山把他常用的杯子收好,嘴角挂着隐秘而自得的笑。觉得自己这一站至少给了他漫长的旅途一点萦绕的牵挂,一点独特的谈资,若是他在跟每个遇见的人交谈的时候,能神情骄傲的说上一两句这里的好,也就是值了。


若是能被他流流转转的传下去,那这卑微的人,也就不凡了。


 


——————————————————————




又过了许多个不同又相似的夜晚。丸山在莫名奇妙醒来的时候,总朝着捡到涉谷的窗前去看一看,那时不时有不同花色的猫停留,但是都没有那样琉璃似的眼睛。


他觉得这些猫可能是涉谷路上遇见的人,听他说过一杯牛奶的故事,于是觉得不能辜负了这点期待,因着这可能性扑朔迷离的事,在每一个访客来了之后,都放上一杯牛奶。


可有一天,来的猫特别的多,丸山倒空了最后的牛奶瓶,冲着地上看着自己的猫摇了摇头。


那猫转身走了,轻巧的跳上来墙头不见了。


 


丸山转身回了房间,谈不上遗憾,只是又感到了一点点没人言说的寂寞。


就是这时候,一只手挡住了他关门的动作。


丸山诧异的回头,对上了熟悉的人。


他什么都没说,丸山却感觉到了他已经结束了旅程。何其有幸,本以为不过是相似的过客,最终确是你独特的重点。


 


丸山把他归来的旅人包进怀里。梳着他的头发


今后,让我睡个好觉吧


祝你美梦。


 


END


————————————


期末诈尸一下


最近其实还蛮惆怅的,可能都快到最后了吧


我还想要再留的久一点,然后好好地和你告个别,之后各自珍重,祝您有锦绣前程。




 



手残自剪了一个刘海 line camera真的很好用(´▽`ʃƪ)用了许多最后又回到了原点⁽⁽ଘ( ˊᵕˋ )ଓ⁾⁾

”四年经历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